最新公告:     胜天工科技全体员工 祝海内外朋友们 “鸡年春节快乐,财源广进、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admin  2017年1月27日]        
新闻聚焦
行业动态
公司新闻
精品推荐
友情链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ICTC:行业开始新一轮洗牌!

ICTC在杭州历时18年之后,首次移师古城西安。

听会议、看展览,跟运营商和厂商老总们聊天,四天下来,最为深切的感受就是:从运营商到技术设备企业,整个行业正面临着新一轮的洗牌!

所谓“洗牌”,一般是行业内出现重大技术或商业环境的变化,从而使原有产业链各方的利益重新分配,出现新的领头羊,而原来的市场霸主受到影响甚至退出市场,市场排位出现重大变化。这在录像机、VCD、DVD的家用视听设备领域出现过,在互联网领域,Yahoo、AOL、谷歌、Facebook等巨头,随着Web1.0、Web2.0、SNS商业模式的演进而改朝换代;在手机领域,诺基亚、黑莓、苹果、谷歌等企业之间正在发生。曾经不可一世的柯达,在走过130多年之后面临破产。

十年前,有线电视从模拟向数字化转换启动,整个行业就经历了一次洗牌。这个回合十年下来,成就了永新视博、数码视讯、同洲电子、金亚科技、江苏亿通等企业的成功上市,机顶盒企业开始有一两百家,大浪淘沙之后,创维、长虹、银河、九洲、同洲、九联等前十大厂商已占据市场份额近90%,集中度越来越高,芯片、CA、中间件、浏览器、BOSS等市场格局也已初定。由于有线市场的分散,在通信领域领跑的华为、中兴等大企业看不上这块蛋糕,因此并没太多斩获。

前一次洗牌源于数字化,影响的主要是技术设备企业,有线运营商之间相互并无竞争,并不存在排位影响或生存危机。而这一轮的洗牌,驱动力更加多元而复杂,影响将更加深远,包括有线运营商、电视台及技术企业在内的产业链的每个环节都将被卷入其中,无一例外。

直播星围城

10月18日,ICTC主题报告的第一场,广电总局卫星直播管理中心主任杨一曼做题为《建设直播卫星公共服务体系》的主旨报告。杨主任的报告内容比较宏观,基本上与9月4日在宁夏银川举办的直播星公共服务试点工作现场经验交流会的内容相一致。

另据了解,在当天下午友好网联盟的年会上,不少有线运营商对承担直播星公共服务的地方运营主体却颇有顾虑。但在一年多前,一些有线运营商向总局建议,由有线运营商负责直播星的地方运营,其中不乏友好网联盟的成员。

当这一建议被采纳之后,有线运营商为何又出尔反尔了?

笔者分析有如下两个原因:

1、利益不明。据当初传闻,曾有直播星直接做商业运营的方案,而如今则是定位于公共服务。商业运营,有线网可以与直播星运营总公司(或许是央视牵头)谈利益分配问题,而公共服务的财政补贴是否已完全落实,补贴的程度、地方运营主体的运维费用是怎样的,可能还没有完全落定。这意味着有线运营商去干这个事情并没什么利益。即便下一步有可能在公共服务的基础上进行商业化运营,但合作模式尤其是分成比例现在无法确定,运营主体没确定的情况下都不知道跟谁去谈,因此不愿意用现在的决定去承担未来的风险。毕竟,有线运营商实际上是交出了自己潜在的农村市场,很多县乡现在未通达有线,是因为目前忙于城镇的数字化整转。

2、与地下市场很难“竞争”。直播星前后有三代机顶盒,第一代是2008年12月招标的369.8万套清流盒子,第二代包括2009年10月和2010年7月两次招标的930万套带CA的盒子,第三代是这次新推出的卫星、地面双模,带GPRS定位模块的盒子。前两代盒子招标共1300套,但据业界估计地下“黑盒子”数量高达8000多万,加上中星6B等“大锅”,“黑盒子”数量业界预计在1.3亿以上。由于清流一直没有关闭,“黑盒子”还在持续发展之中。17日晚上,在中广互联举办的沙龙上,某名不见经传的深圳企业告诉我,光是他们公司,出货就有300多万。直播星公共服务的发展,实际上面对的是与地下市场的竞争,而三代盒子的裸机成本大约380元,就算有补贴也高过“黑盒子”。价格更高、节目套数却更少,与地下市场的“竞争”完全没有优势。前述深圳那个企业的人员告诉我,直播星新政出台后,他们的盒子更好卖了。正因为此,有线运营商觉得这个事情要想完成2015年户户通的目标很难实现,也就不敢接招。为此,他们希望“尽快关闭清流”,甚至愿意出一部分钱置换掉369.8万套的清流盒子。

根据规划,我国直播卫星公共服务“力争2011年完成1000万户,2012年达到5000万户,2013年达到1亿户,2014年达到1.5亿户,2015年实现全覆盖、做到户户通。”从目前的形势来看,上述问题不解决,实现这一目标很难。

据悉,如果有线运营商不接招,总局有可能将地方运营权交给其他单位。如此一来,有线将面临直播星的竞争。虽然,目前直播星尚不允许“进城”,似乎可以相安无事,但是对有线运营商而言,拱手让出了自己的潜在市场,而GPRS定位是否会遭遇技术破解或违规寻租也是未知因素。因此陷入纠结境地,正如17日中广互联在西安举办的沙龙的主题:直播星围城。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

笔者在沙龙上坦言,竞争是好事,只有竞争才能促进行业提供更好的服务。但同时,一定要有公平的竞争环境。目前来说,过亿的“黑盒子”可以免费收看四十多套甚至更多的节目,与有线的竞争肯定是不公平的;如果在直播星公共服务基础上开展商业运营,如果放开农村的限制,与有线的竞争也是不公平的,因为直播星加上本地地面数字电视有30套左右的免费节目,即便其中有7个是少数语言频道。

直播星和有线电视,要统一公共服务频道的数量,一部分作为取得垄断经营权必须无偿提供的,另一部分则由政府补贴,公共服务之外的频道,完全市场化运作去竞争。厘清公益与商业,才能既保证给广大老百姓提供普遍的公共服务,又满足产业化发展的需求,实现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的协调发展,实现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双丰收。

直播星的走向,无论哪种方式,谁来运营,都将深刻改变行业的格局。有线行业将受到怎样的影响,目前还很难预料。

互联网浪潮

然而,新一轮洗牌的驱动力,直播星还只是一方面,更大的浪潮,来自于互联网的冲击。

不管三网融合是真命题还是伪命题,它实际上已经大大推动了宽带的发展,电信、联通甚至部分地区的移动加速了30M覆盖乃至光纤到户。优酷、土豆、酷六、乐视、奇艺等视频网站们,一年多来纷纷上市、融资圈钱,大量购置版权,由版权分销走向独播,网剧、自制剧开始打造渠道+内容的“独玩”模式,甚至开始向电视台反向版权发行。带宽提速使它们的视频服务质量迅速接近有线的数字电视和电信的IPTV,微博、SNS的迅猛发展使其传播方式变得更加多元;而智能手机、Pad的流行,更使它们如鱼得水,3G手机电视牌照变得几近废纸,通过App及自适应码流即可穿越,使其视频服务从书房走向随时、随地、随身;甚至,通过智能电视、OTT、DLNA、WiMO,它们进入了电视屏幕。

电视,已经不是广电的有线、直播星、地面自家的事情。大视频市场已经来临。

今年ICTC的主题包括有线、无线、西部高清三大版块,从原来的有线话题扩展到了“传输与覆盖”层面,如果从大视频市场的视角来看,高度和广度略显不足。但从众多嘉宾的发言和会下的讨论来看,智能终端、Android、OTT、Pad、跨屏、WiFi、移动互联网、开放等词汇成为热点,词频及关注度高过网络整合、高清互动、双向改造之类的传统热词,“国网”甚至几无提及。

传统的有线行业,在整合、数字化、高清、双向这些事情都还没忙活完的时候,在直播星地方运营这个活儿接还是不接依然纠结的时候,互联网浪潮又扑面而来,无从躲避,甚至显得无所适从。

19日上午,歌华数字副总郭伟介绍了歌华飞视,这样一个尚在探索商业模式的应用,就因为它开始了跨屏之旅,受到了格外的关注。而在20日下午关于接入网的互动论坛中,主持人谭民望先生提出了一个自称“更加大胆的问题”,问在座的嘉宾如何看待OTT的前景,竟然没有人应答,博通的代表简单说了几句,也基本上类似于外交辞令。或许大家不愿意对OTT盒子的禁令进行政策的评判,但中广微博中“广电爆料”网友对此的评论值得我们思考,他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封闭系统的既得利益者吧?”

有线网络从封闭系统走向完全的开放,或许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但互联网及各类智能终端带来的大视频市场的冲击和洗牌已呈必然之势,洗牌的结果尚难预料。在系统内,有线的市场份额变化速度、直播星的商业前景均不明朗,占广电近一半收入的电视台的广告将被互联网瓜分多少?电视台旗下的网络广播电视台能否实现成功走上新媒体之旅?电信方面,IPTV是否只是一个过渡性的业务?互联网方面,视频网站虽然火爆,但整个行业还处于烧钱亏损状态,视频网站的广告收入去年还只有30亿,与电视广告相差26倍,其广告+收费模式何时能够超过电视广告收入?两三年之后,视频网站能剩下几家?作为上游的节目制作和发行领域,网剧和新媒体版权成为新的热点,通过大量版权积累的节目集成将突破所谓的牌照优势,而高清、3D节目也将对节目制作公司带来新的变化……

总而言之,全面的洗牌,正在悄悄来临。

新技术方向?

本届ICTC上,各方面的技术企业纷纷亮相。笔者对技术是纯粹的外行,以下谈几点外行看热闹的感受。

1、业务系统方面有三大特点,统一管理、跨屏应用及云的概念

19日下午,同洲电子举办了SDP平台在江苏云媒体电视商用的新闻发布会。SDP(Service Delivery Platform)业务交付平台,采用面向服务的体系结构SOA(service-oriented architecture)思想和架构设计,将业务管理部分统一剥离,形成能够整合各类业务系统管理功能,实现资源共享的公共平台。SDP提供标准的Web服务给第三方CP/SP,有利于快速构建增值业务并及时上线。此前,同洲切入中间件业务之后,业界对于其“机顶盒+中间件”进行绑定有所担心,SDP平台的开放性,对于运营商引入第三方应用提供了便利。

此外,思华科技推出了统一内容管理系统、全媒体业务云平台解决方案,其着眼点同样在于针对运营商的业务管理及跨屏应用问题。此前名不见经传的深圳矽伟智科技公司,展出了所谓的“可伸缩弹性流媒体云服务”,通过流功能引擎同时提供电视、PC、手机/Pad多屏的直播和点播服务。闪联推出了“闪联享屏”应用模式,采用闪联标准,在电视、PC、手机等不同的电子产品之间建立统一的语言,实现设备之间的自动发现和识别,为用户提供智能共享、推送以及互操作功能。

Nagra张军涛在演讲中指出,HbbTV是一个事实,OTT时代已经来临,有线运营商要启动OTT、拥抱尽可能多的终端、并在所有终端上统一体验。为此提出了多种网络、统一头端,多种业务、统一内容控制,多种屏幕、统一用户体验的方案。

展场内到处是“云”,包括永新视博的“视博云”、同洲的SDP的“翔云”,UT斯达康的宣传口号是“内容在云端,精彩在眼前”,华为展台则是“云管端控”。云,在广电的应用虽然还有很多概念特征,但能够感觉到已经开始有所落地了,包括CDN云、IDC云、媒体云,以及永新视博的视频云计算。有一点想要强调的是,云计算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首先更应该是一个理念,一个资源共享,产业链共赢的合作模式。

2、HFC接入技术依然是热点

HFC接入技术设置了专场,比较集中地介绍了各类接入技术。中广协会技术工作委员会的姚永老师介绍了国内外同轴技术的发展,包括C-DOCSIS、HiNoC、ECAN、DECO、EPOC、DPoE、DePON等国内外新技术,归纳指出EoC的发展有一个明显的趋势——EPONoC,即EPON over Coax,姚永认为,下一代的HFC接入网NGHFC,将是EPoC和DPoE两个方向的汇聚,实现EPON、DOCSIS、EoC的融合。姚永指出,“接入网技术选择必须左看右看,看清发展方向;但是,技术发展永无止境,不能左等右等,贻误时机。不要光说不练!”

3、Android机顶盒纷纷推出

Android智能机顶盒的推出,绝对是本届ICTC的一大亮点。19日下午,赛科世纪市场总监张宇晨做了题为《智能终端破开运营迷雾》的报告。张宇晨介绍说,赛科推出的NGB智能终端可以完整支持DVB功能,包括对CA、VOD的支持,可提供1080P全高清、PVR、个性化菜单的高清数字电视,以及1080P全高清、全格式支持、立体声音效的高清家庭影院,此外,还包括3D效果、幻灯片播放、照片编辑的电子相册功能,可通过键盘、鼠标、智能手机输入语音搜索进行上网,提供电子市场、网络、电子阅读、游戏等丰富的第三方应用,以及720P画面、免费的网间通话,系统还可以自动升级并且永久免费。赛科的Android机顶盒方案彰显了其非同一般的设计功力,目前的直播星三代盒子,好多厂商其实用的正是赛科的方案。

此外,华为展台上展示了其DN362高清Android机顶盒,据了解,九联科技等多家机顶盒厂商均在Android平台方面有所动作,连思华科技也推出了基于Android平台的U10c智能机顶盒方案。

据华为展台的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其DN362还不支持DVB,主要应用在电信的IPTV业务上,有线运营商如何看待及应用智能终端,目前还处于探索阶段。据笔者了解,重庆、厦门等地均在考虑智能终端的研发与应用。在智能终端方面,除了传统的机顶盒厂商,包括武汉精伦在内的电子产品企业也在切入。

Android与OTT密切相关,或许,有线将走一条封闭到半开放,再到全开放的路径,而半开放的模式将会持续较长的时间。这意味着基于Android平台或Linux平台的智能机顶盒,将走一条运营商定制的路线。作为运营商而言,需要搭建IP业务前端,下一步涉及增值业务从DVB平台迁移到IP上;对于盒子厂商而言,需要走出当前每个地区都需要单独定制的困境,而开放平台其实给他们创造了这样的条件。

赛科世纪张宇晨认为,“选择比努力重要,作为运营商,是选择投入几百元发放高标清机顶 盒,没有带来规模的新收入的能力,还是选择比目前贵一两百但是能产生新商业模式和生态环境的智能终端,选择哪个,不言而喻。”

半开放,不仅仅是可管可控的安全问题,其实还包括运营模式的阶段性演进问题。以有线运营商现有的运营能力,还无法做到完全开放直面互联网的竞争,而“有围墙的花园”模式,毕竟还有阶段性或者惯性的收入保障。

4、开放趋势将引发技术企业的洗牌

毕竟,逐渐的开放已成趋势,欧洲的HbbTV路线,美国的OTT路线,只是开放的程度或者说阶段不同而已。

而开放必将对现有的技术、产品市场格局产生重大影响。平移市场已经过半,CA、中间件、浏览器、机卡分离,这些跟随机顶盒的产品可能随着机顶盒走向智能化、IP化而烟消云散。而未来的市场,DRM是否取代CA、中间件与操作系统将如何演变,充满了变数。或许,更具前瞻性的芯片企业可能会先行占据市场高地,比如博通、海思。

如何进行产品或业务的转型,成为众多企业老大最为关心的事情。转型为软件商?增值业务集成商?与运营商合作运营?在新一轮的洗牌中,能够站住脚跟或者异军突起的,一定是对用户需求、业务方向、市场节奏把握得好的企业。笔者在会议期间碰到了当年深圳迪科的创始人之一,迪科没能成为先驱而成为了先烈,方向并无问题,差的只是时机的把握。

产业化道路

不论如何风云变幻,日子总得过。

乐观一点看,行业大洗牌也还只是露出一点苗头,数字化毕竟还只是刚刚过半,对有线运营商而言,对相关企业而言,还可以边挣钱、边发展,边思考未来的方向。当然,时间已然不多!

中广协会有线委会长陈晓宁的报告估计参加了ICTC的人都会印象深刻,他特别强调了虽然有线行业错过了最佳发展时期,但是一定要坚定地走产业化的道路,在花70%精力进行创新的同时,要拿出30%来进行补课,补足现代企业所必须的成本核算等基本功。陈会长的报告博得了ICTC最多的掌声,也正是因为他道出了有线人心中的迷茫与困惑,在面对行业巨变之时,给业界提供了最为可取的务实的态度。

在这篇ICTC2011综述的结尾,必须提及15-18号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六中全会。18日,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促进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同发展”,“加快发展文化产业、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

全会提出,发展文化产业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满足人民多样化精神文化需求的重要途径。必须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推动文化产业跨越式发展,为推动科学发展提供重要支撑。要构建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形成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文化产业格局,推进文化科技创新,扩大文化消费。

如果真正能够将文化事业与文化产业厘清,政府财政支撑文化事业,文化产业则彻底走向市场,这对于整个行业将是一个最为重要的转折点。文化产业从目前占GDP的2.8%发展到5%,成为支柱性产业,就具备了最为基础的体制保证。有线行业的发展,需要从根本上先理清政策、体制、机制。

新一轮的洗牌已经开始了,一切都有可能。

友情链接 » 联广视讯 数字电视开发论坛 591域名网 林萃社区网 林萃社区网论坛

Copyright © 2007 北京胜天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Power By 数字电视开发网

ICP16008897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508